凤凰财经 | 华瑞同康创始人周际:我的理想国是“人人无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凤凰财经 | 华瑞同康创始人周际:我的理想国是“人人无癌”
凤凰财经 | 华瑞同康创始人周际:我的理想国是“人人无癌”

发布时间:2022-10-13

10月11日,一篇由多位财经记者联合报道的文章《华瑞同康创始人周际:我的理想国是“人人无癌”》在凤凰网、中国财经时报、中国保险网、保险周刊、中国保险新闻网、中国财富新闻网等40多家媒体刊发。

这是华瑞同康创始人、董事长周际先生首次面对媒体深入分享他的创业故事。本公众号转载凤凰财经报道全文——

 

▲周际先生

 

▲周际先生与Ellen He博士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

2022年10月3日,当瑞典科学家斯万特·帕博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从瑞典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传来,周际的思绪飘向了那个充满北欧风情的国度。

对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周际一直有着特别的情怀。尽管他所创办的华瑞同康早成为癌症早筛领域细胞增殖动力学的领头羊,但他始终记得,那个将他带向事业巅峰的胸苷激酶1(TK1)检测技术源自于那里。

二十年来,他领导、推动TK1生物技术在中国实现产业化,成为了TK1应用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作为癌症早筛行业的先驱,周际还致力于推动癌症早筛走向普惠。当许多癌症早筛项目动辄花费数千元时,他放弃高额的利润,让TK1癌症早筛技术以数百元、普通老百姓可及的价格进入公立医院、体检机构,为打造“人人无癌”的新世界打开了一扇窗。

在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这个被称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摇篮的地方,他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阶段。

漫步校园,他总会出神凝望那座古老而又宁静的小楼,那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审委员会所在地,每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者名单便出自那里。每当此时,他心生无限感叹:“这所学校出了5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世界上没有哪里比这里更适合做医学研究的了!”

在这所大学,他亲眼见证了TK1生物技术是如何改变世界,并开始萌生回国创业的想法。

他还记得离开瑞典前的那个冬天,雪花大片大片落下,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的校园里一片安静。漫漫冬夜里,他站在十字路口,思考着自己的未来:留在瑞典做科研,还是回国创业?

艰苦创业

“要不你来瑞典看一看吧?”母亲的一个电话,改变了周际的一生。

从武汉大学毕业之后,周际进入武汉金融系统工作。薪水优渥,工作轻松,令人艳羡,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从事生命科学研究。

母亲在电话那端第一次向他详细介绍自己的博士研究项目TK1。母亲告诉他,这个人体自身存在的神奇物质可以实现早期发现肿瘤风险。极具商业头脑的周际敏锐意识到母亲的博士研究项目具有巨大的医学价值和市场前景。

 

▲瑞典TK1研究团队(右1:Ellen He博士)

癌症是人类的天敌,无数科学家终其一生都在与它作战。当母亲提出让他来瑞典看一看,他毫不犹豫地辞去公职远赴瑞典求学。

上个世纪80年代,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终身教授、医学放射生物学系系主任、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审委员伯恩哈德·特里布凯特(Bernhard Tribukait)博士坚信TK1能用于评估肿瘤细胞增殖速率、临床肿瘤治疗效果监控和预后评估,为此展开了数十年的研究。

周际的人生导师、卡罗林斯卡医科大学教授、曾任临床研究中心肿瘤分子实验室主任的斯文·斯柯格(Sven Skog)博士以及最亲爱的母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倾心研究TK1已近三十年。

瑞典求学期间,他亲眼目睹了全球第一个检测血清和细胞内TK1单克隆抗体问世,这意味着这项技术从实验室里走出来,开始走向产业化。这项堪称伟大的创举,彻底激发了周际的创业梦。

他意识到,如果将该技术引入中国,将造福于无数的中国人,那将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每当想到此处,他总会热血沸腾,晚上睡不着觉。

然而,回国创业并不容易。这不仅意味着离开家人孤身一人回国创业,而且意味着他要放弃安稳的工作,从科研人的身份转换成创业者。“面对潜力如此巨大的技术,你很难不心动,更何况它的应用落地,近在咫尺。”周际说。

2002年的深圳,年轻热情,充满着无限的活力,它张开双臂迎接着每一个寻梦的年轻人。

 

▲2002年,周际在深圳创办华瑞同康

从瑞典回国后的周际,在深圳南山区毅哲大厦租下一处办公空间,算是正式创业了。

他将公司取名为“华瑞同康”,意为“携中华民族与瑞典人民之智慧,共同致力于人类的健康。”同康的拼音缩写恰好是TK,寄托了他“天下同康”的梦想。

没有完美的商业计划,缺乏政策支持,甚至没有团队,周际孤身来到深圳,一个猛子扎入到创业的洪流之中。二十年前的他只有一个目的,让TK1技术在中国落地生根。

创业九死一生,百转千回,注定是一条艰难而又孤独的路。没有人比他更深切地感受到“创业”两个字沉甸甸的分量。

 

▲华瑞同康早期简陋的实验室

在最艰难的时期,公司离倒下仅一步之遥。母亲打来越洋电话,安慰他:“你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妈妈相信你,支持你,大不了妈妈卖掉房子!”每念及此,周际总会热泪盈眶。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的鼓励与支持,伴随着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暗黑的岁月。

的确,周际走的这条路,前景光明但路途坎坷。他花了整整四年时间,才将TK1技术变成可以市场化的产品;后来又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让TK1检测项目进入医院系统。

 

▲为了推广和普及细胞增殖标志物TK1,周际和团队做了大量市场教育工作。

企业界有一个说法:“领先半步是先驱,领先一步是先烈。”周际常常复盘自己的创业人生,他常用“思想可以超越时代,产品领先用户半步”来形容自己。他说华瑞同康经历时间的淬炼活下来,靠的正是这个智慧。

严格意义上,他算不上一个冒险家。某些时候,他表现出义无反顾的勇气,看起来决绝毅然,但大部分更像是经历无数盘算与思量之后所做的决定。他总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尽管不那么一帆风顺,但最终他挺下来了,而且渐入佳境。

在陷入困局之前,他会把自己放逐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或香港山顶小径,或日本某个城市,抑或是欧洲不知名的海滨小城。在神隐的这段时间里,唯一重要的事情是思考,不停地思考。如果找不到解开那条束缚自己的绳索,他会求助于学习,疯狂地学习。

他展现出惊人的学霸气质:2004年他考上清华大学MBA,系统地学习如何成为一位企业家;2016年,他还上了中欧商学院智慧医疗班,以此为契机洞悉全球医疗产业的数字化变革趋势,练就了全球化、产业化的大视野。

2002年到2022年,二十年过去了,我们很难想象周际经历了什么。“我这个人爱折腾,创业也许就是我的命。”时隔二十多年后,周际的表情看似云淡风轻,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2018年,周际重访世卫组织总部

周际说自己特别孤独的时候会用写诗来化解。作为一个典型的70后理想主义者,他一直记得汪国真《热爱生命》的那句诗:“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他甚至为公司的创造了一首司歌《我的健康》,歌中写道:“古有上医治未病,今有华瑞同康早预防。”

人生总有阴霾,但光始终未曾泯灭。在他陷入困顿的时候,人人无癌梦就会从脑海中不经意跳出来,激励他不断向前。

 

▲经过20年的发展,华瑞同康拥有了符合国际标准的研发中心

无边界创新

2022年8月的一个下午,周际面对数百位保险界的精英发表演讲,座无虚席。

这是众多保险业峰会中的其中一场,本身并无特别,但“保险行业与健康管理融合”的主题却暗合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无数创业者的奋斗之下,这个当初只有3万人的小渔村已成为中国的金融之都、科技之都。如今,自信的深圳人以更宏大的命题来审视金融与科技,周际的演讲主题或许给出了一个新的答案——融合。

 

▲周际在论坛上作主题演讲

周际,本身就是具有“融合”这一特质的企业家。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周际进入武汉金融系统工作;九十年代末期,他追随母亲到瑞典研修生物医学;二十世纪初,他回国创业,成为科技企业家。金融学子,科学学者、企业经营者这三种身份在他身上完美融合。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在这三种身份中自由切换,在不同的时刻分别展现出了金融家的精明、科学家的执着、企业家的远见。

在外界看来,周际是一个没有什么攻击性的人。他时常露出一脸人畜无害式的谦逊笑容,某些时候,他表现得有些过分的小心翼翼。尽管他为中国防癌事业开创了一个新局面,但在他的口中,很少听到“变革”、“颠覆”、“改写”、“开创”这样的绝对性话语,身边的朋友经常听到的是“助力”、“普惠”、“融合”这种略带中庸的词语。

每年他都要做很多的学术演讲,出席很多的活动。在这样的场合,人们会经常忘记他CEO的身份,更像是某个学术交流的大学教授。他缓步走向前台,打开PPT中的一张图表,指向图表中的一条上扬曲线说,“研究证实,通过检测TK1浓度水平可以实现对细胞癌变的早期风险侦测,灵敏度是影像学方法的20倍,可提前6-9个月发现细胞异常增殖风险”。

他的脸上泛起标志性的微笑,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前排的保险业大佬们,一口带有武汉口音的普通话平静而有力:“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把这项技术应用在健康险精算中,可以帮大家省多少钱?”

周际的讲话引起了前排嘉宾的窃窃私语,人们开始对这位书生气很重的中年人刮目相看。据统计,2022年上半年,各家保险公司的短期健康险综合赔付率平均数为48.99%。在内卷严重的当下,保险业的精算师正在想尽一切办法降低赔付率。

周际的这句话无疑击中了他们的痛点,“我们可以为保险巨头省下十几个亿!”

在周际的血液里从来没有制造话题的基因,他不是一个哗众取宠的人,更不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但他说出的话极其有分量。他有足够多的东西证明着这一点:整面墙的各种专利证书与荣誉奖牌,展示这家公司二十年来的成就;每天实验室里的精密仪器对上万人的STK值进行分析与解读。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华瑞同康服务了上千万用户,积累了预防重大疾病风险的海量数据,这些用户与数据将为保险公司带来非常重要的精算决策参考。疫情的到来,让许多保险公司陷入增长困境,他相信华瑞同康独创的TK1技术极有可能为保险公司趟出一条新路。

“TK1技术不仅能降低赔付率,而且为健康保险产品的设计提供了新的思路”。一位熟悉保险公司的人士表示,“保险公司可以根据用户的TK1指标水平,来预判未来的赔付率,从而倒推出相对精准的保额。”对保险公司来说,可以降低赔付风险;对保险用户而言,则能以较低的保费投保。

2011年到2020年,我国健康险的保费规模从692亿元增长到817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2025年预计将超过2万亿元。面对巨大的市场机会,周际不希望自己缺席其中。

对很多创业者来说,转换一个新的赛道,意味着刹车换挡,甚至是伤筋动骨,但在周际看来,却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经过二十年的技术迭代与数据积累,华瑞同康构建了一个基于TK1核心理论和精密设计的技术平台。某种程度上,它与保险业的融合更像是在这个平台上搭建出来的另一个重要应用场景。

从一头青丝到两鬓斑白,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到沉稳求索的中年,周际用二十年时间验证了TK1技术产业化的可能性,而未来的二十年他将带领这艘战舰不断拓展新的边界,驶向更有想象力的未来。

一个在峰会现场的朋友告诉我,周际谈到兴奋处,会用力地挥了挥手臂,抬头望向天花板的某处,仿佛那里是他的星辰大海。

普惠之梦

2022年9月,某个周一早上8:40分。电梯的门开了,一阵嘹亮的国歌声从华瑞同康学术大厅传入耳中,震耳欲聋。

周际穿着公司二十年周年庆的蓝色T恤,站在众人之中,面对巨幅液晶屏中冉冉升起的国旗,大声地唱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前进,前进,前进进!”

尽管由于疫情的原因无法举行真正的升旗仪式,但整个过程庄严而肃穆。“每周一,我们都会举行升国旗、唱国歌的仪式,已经坚持了几年了!”周际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不可掩饰的自豪感。

在进入华瑞同康之前,人们会自然脑补一些充满未来感的画面:巨大的螺旋式基因模型,全副武装的白色太空舱,或者是不断游走的医疗机器人。但眼前这些都没有,在一个带有北欧风格的空间里,望着红旗在LED屏幕中冉冉升起,耳边响起的国歌声,恍然间让人忘记了这是一家由海归创办、决定人类健康未来的高科技公司。

很显然,华瑞同康看起来并不像一家酷公司,但不可否认的是,它是一家有情怀的公司。华瑞同康是周际的乌托邦、理想国,他试图用TK1技术创造一个无癌的世界。

数十年来,人类与癌症的战争从未停歇,这个过程艰难而又漫长。在中国,每分钟有9人确诊癌症,每天新发病例1.25万。每年我国确诊癌症的人数高达457万,占全球23.7%;死亡人数300万,占全球30%。换句话说,我国不仅是癌症的高发地区,而是癌症的生存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我国人均寿命已大幅提高,但面对癌症,我们依然束手无策,大多数人被确诊为癌症后,再也无力回天。周际认为,与抗击癌症相比,其实预防癌症更为重要。“癌症的风险也是可以预测的,如果能提前得知罹患癌症的风险程度,那么大多数的癌症是可以避免发生的。”周际说,“我们希望有朝一日人人都能远离癌症”

 

▲华瑞同康的TK1肿瘤风险筛查为社区居民服务

到那时,人们不会再担心癌症像厄运一般突然降临在自己头上,不再对患癌产生恐惧。每个人都能用TK1技术建立起专属于自己的肿瘤风险监测系统,无忧无虑地生活。“肿瘤的发展是动态的,TK1好比人体里的细胞雷达,能时刻跟踪、监控、预警人体细胞里异常增殖情况,能及时将恶性肿瘤消灭在萌芽状态”。周际说。

当然,实现这一切的前提是必须有足够多的数据样本与分析结果,以及真正做到人人普惠。与基因测序技术一样,TK1技术面临同样的难题,即从获取的大数据中找到意义。TK1检测出来的海量数据与人们的生活健康信息有着怎样的逻辑与规律,需要时间来验证。

周际认为,只要时间和数据足够,就一定能找到它的关联性。他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建立了全中国最大的TK1样本与数据库,这为华瑞同康构筑了一条既深且宽的护城河。

数据是癌症早筛领域的“石油”,拥有了它,就相当于掌握了财富的密码。自产品面世以来,华瑞同康累计TK1检测达2000万人次,在过去的一年里,华瑞同康完成近200万人次的检测。这个惊人的数字正在赋予商业上无限的想象空间。拥有庞大数据“石油”的华瑞同康有望成为癌症早筛界的“微信”,成为入口级的应用。

“前二十年,一直在为后二十年打基础”。未来二十年,周际和华瑞同康想要做的事是让TK1技术普惠大众,向人人无癌的理想世界迈进。

对于普惠,周际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TK1是一个底层技术,基于这项技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因此,普惠有两重含义,一是价格普惠,人人都能用得起;二是生态普惠,生态能实现正循环”。周际感叹,现在许多价格高昂的癌症早筛项目已成为有钱人的专属,离普惠相距甚远,“不能是企业赚得盆满钵满,消费者却要为高价而买单”。他旗帜鲜明地表示,这违背了医者仁心济天下的初衷,“快消品企业可以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这种普惠不仅有利于大众,而且符合政府期许。他可以说服一些地方政府,将这项检测服务纳入医疗保险报销之列,这意味着当地居民可以免费接受TK1检测。如今,全国数百家三级公立医院向它伸出了橄榄枝,不少地方政府也与它展开了癌症早筛入社区的活动。

对生态普惠的内涵,周际有着极为严肃的表达,“唯有华瑞同康、设备制造商、代理商、医院/体检机构、保险公司、消费者等所有生态系统里的相关方都能受惠获益,普惠才会有意义,否则都是空谈。”周际强调,“我们不做短期利益的事,更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我们必须站在二十年的时间维度,来认真看待普惠的问题。”

为了实现他的普惠梦,周际不得不布局上下游产业链。如今,华瑞同康不仅能够完成TK1检测报告,生产TK1试剂盒,还能独立生产关键检测设备。他期望每一次技术与设备的迭代,能够降低TK1检测的成本,最终有一天能够免费提供普罗大众,就像新冠病毒检测一样。

 

▲2022年8月,周际与他的华瑞同康迎来20周年庆

周际说,“我和母亲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便是每年给100万人免费做TK1检测。”到那天,他的普惠梦就实现了。

在同事的印象中,他几乎从不批评癌症早筛的同行,也很少随意发表激进的观点,这次似乎有些意外。经过二十年的艰苦创业、摸爬滚打,周际早已学会藏锋守拙,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次提及“普惠”二字,他会如此激动不已。

“那是他的一个梦。”他的同事想了想说。

返回